全年固定公式不出肖

“版权四连”仍难解内容短板 从用户数据看网易云音乐发展之困

时间:2020-05-21 05:39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5月20日,网易公司发布2020年Q1财报,在财报中,被丁磊极为看重的网易云音乐依然拥有姓名。财报指出,网易云音乐净收入保持同比显著增长,付费会员数不断增加,但相关详细数据并未公布。有媒体曾表示,网易云音乐对于MAU(月活跃用户)、营收、会员等数据一...

  5月20日,网易公司发布2020年Q1财报,在财报中,被丁磊极为看重的网易云音乐依然拥有姓名。财报指出,“网易云音乐净收入保持同比显著增长,付费会员数不断增加”,但相关详细数据并未公布。有媒体曾表示,网易云音乐对于MAU(月活跃用户)、营收、会员等数据一直模糊,这难免让人对其实际发展情况存疑。

  2016年,诞生仅四年的网易云音乐跻身中国音乐类APP年度排行榜第四位,作为数字音乐界的“后浪”,为行业带来了一股强劲的振奋力量。而当又一个四年即将到来,无论是在市场表现还是用户认可度上,这股后浪却并未跟上国内数字音乐快速发展的脚步,并开始肉眼可见地呈现疲态。近日,网易云音乐后知后觉,大举发力版权,接连与吉卜力、滚石、华纳、少城时代达成版权合作,展示出了弥补内容短板的决心。不过,这一串合作很快就引发了反弹:疑似将词曲版权当作录音版权宣传,合作内容无竞争优势……并未实质性拓展曲库含金量的“骚操作”导致用户心生不满,也让其赶超腾讯音乐的目标再次沦为了一张“空头支票”。

  看起来,网易云音乐当年“行业第四”的殊荣似乎正变成“千年老四”的魔咒:无论是年度在线音乐APP排名、移动音乐APP活跃用户排名、甚至是应用市场的下载量,“腾讯音乐三子”QQ音乐、酷狗音乐和酷我音乐始终是网易云音乐永远绕不过的坎。

  对于行业而言,尽管网易云音乐用户数已突破8亿,但对其质疑从未消失。去年,互联网分析沙龙撰文分析了“网易云音乐财报亮眼数据背后的难言之隐”,指出“在过去的6年时间内,网易官方从未公布过DAU或者MAU数据”,以及仅公布付费会员数涨幅而不公布付费会员数量的方式缺乏说服力,无法真实反映网易云音乐的忠实活跃用户和付费用户规模。而后,网易在去年Q4财报公布了网易云音乐的MAU(月活跃用户),只是,1.4亿的数字也暴露出了网易云音乐与“前浪”们的差距。毕竟,作为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旗下最“低调”的一员,酷我音乐早在2017年就已经实现MAU破亿。

  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让网易云音乐后浪乏力的其实正是它自己。坐拥引以为傲的社交优势,网易云音乐反而在支撑平台根基的版权上漏洞百出,而最为致命的就是2018年的“周杰伦事件”。当年3月,在与杰威尔版权合作期限届满之时,网易云音乐却未经授权擅自制作了一张包含200首歌曲的《周杰伦热门歌曲合辑》的假数字专辑,以付费售卖的形式通过多渠道向用户全网推送,建议用户以400元/张的价格进行购买后实现终身免费收听。这一公然侵权不仅让网易云音乐惹上官非,还造成了大量的用户流失,关于其以电台为主的UGC内容侵权和审核监管不力问题也被牵扯了出来。去年6月网易云音乐遭遇下架,更被指是由于版权问题、产品升级、资金问题、市场监管、过度商业化等因素所致。

  “会员+广告+直播+社交”,这是丁磊在2019Q2财报时亲自为网易云音乐描绘的未来蓝图,现在看来,这套不具突破性的组合拳并没有足够的动力让网易云音乐大步向前。互联网分析沙龙当时也指出:网易云音乐的look直播与其他直播平台并没有两样,直接引发了用户的抱怨;后面推出的因乐交友功能更是直接抄袭了探探,滑动交友,VIP付费等几乎一模一样,更是引发了用户的不满;云村社区的改版也令整个APP变得复杂而臃肿,影响了用户的体验。

  其实,对数字音乐平台来说,足量的音乐内容始终是其延展个性化发展的前提,网易云音乐虽然嘴上没说,可心里未必不懂这个道理,否则也不会大肆宣扬版权建设。但毕竟都2020年了,将基础版权建设作为对外战略重点很难体现平台格局,只是如果执着于“骚操作”,只重宣传而不切实跟进用户需求,“千年老四”的冷板凳恐怕还得继续坐一阵子了。